第三百五十八章 神魂离体

通天图鉴 水风轻 3179 字 10天前

如果说先前苏迈还心存侥幸,想着这人真有办法将自己的混沌之气引出去,那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问题并非如此简单。

据这怪人所言,当初花步尧虽亦设法将混沌之气导入丹田之内,但却不谙修炼之术,其状况和苏迈眼下差不了多少,只能在关键时刻,靠这混沌之气自行护主,却无法发挥其最大效用。

按说,花步尧的修为应高于这半死怪人,连他都无法操控之事,这人困在此地千年,并无接触混沌之气的机会,如此一来,他又如何能获知导出这混沌之气的方法。

回想着自二人进入这水月镜天之后发生的事,苏迈不禁暗骂一声老狐狸。

这怪人一直表现得对苏迈的资质很是轻视,甚至于对于夺舍之事不屑为之,而苏迈二人也不直想着,,那水中无数的悬尸,无论修为和天赋,只怕多数都比苏迈要强,若要夺舍,自然早已为之,却不料,他这在一开始,便存了坏心。

他在出棺之时,感叹了一句,苏迈当时以为他千年未出棺,现在想来,只怕真意却是等了千年,终于来了个身具混沌之气的人。

他一直在强调要借苏迈的混沌之气,为那棺中女子重塑肉身,让苏迈和陆云奚二人的注意力均集中在那女子身上,只想着这怪人有何通天术法,能将苏迈身上的混沌之气引出,却不想,还有一个更简单的办法。

这混沌之气寄于苏迈体内,若苏迈的身体属于了别人,那这混沌之气,自然亦为其所用,加这那人全身便只剩脑袋完整,只怕时间一长,亦难免一身枯骨,苏迈年轻力壮,又身怀混沌之气和轮回劫火,若将其肉身据为已有,凭借花步尧所授的导引之法,再将混沌之气导入那女子身上,成功的可能性便大大增加。

只不过这混沌之气太过霸道诡秘,这人亦无把握,不敢用强,故而便一直放底姿态,引导苏迈就范,待到苏迈进入棺中,方才大功告成。

“这回,还真是自投罗网了!”

苏迈暗叹了一句,没想到,沦落到这水月镜天之中,最终却要被人夺了舍。

原本他最坏的打算是,实在不行,也得让陆云奚逃脱,此刻看来,这老怪物处心积虑,便是夺了他的身体,只怕亦不会放陆云奚离去。

越是焦急,情况便越是糟糕,苏迈很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子被那寒气禁锢,而意识亦渐渐有些模糊。

“不知陆姑娘怎么样了?”苏迈感觉开始力不从心,脑中突然担心起陆云奚来,想着若非当初自己让她跳入这转生潭中,亦不会有此劫难,被忘归仙子抓去,顶多被禁锢一段时间,应不至有性命之虞。

“哎,都是我害了她!”

一声暗叹,几多追悔,几许无奈!

一滴清泪自眼角滑落,苏迈感觉自己正和这个世界渐行渐远,若有来生,还能再见么,若再见时,又以何面目相对?

过往的一幕幕,瞬间涌上心头,离开铁剑门不到一年,所经历之事,较之过去十几年还要多,几次死里逃生,几回峰回路转,到最后,还是在劫难逃,只是苏迈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是这种死法。

说修士死无全尸已是极惨,而眼下苏迈若就此死去,却连遗体都不会留下,这神魂亦不知要飘到何处?

想到这些,苏迈突然记起身上还有数件未办之事。

老和尚的舍利,还有那西荒巨妖的本命魂骨,如今都在他身上,只是这无定寺和祖庭山,却是再也去不成了!

神魂离体,苏迈不由自主地跟着飘飘荡荡,却不知去向何处。

四周皆是灰白一片,无山无水,无城无路。

“莫非,这便是死了么?”

苏迈暗叹一句,却觉甚是疑惑,传闻中的黄泉路,奈何桥又在何处?

恍恍惚惚,带着满心的惊疑与恐慌,一路向前而去。

苏迈此刻,便像个旁观者一般,什么也做不了,直到不远处,出现了一点亮光。

一灯如豆,悬于虚空之中,灯下正侧身坐着一个神情安然的女子,眼神望向这无边虚空,像是在沉思一般。

“怎会有人,不会是孟婆吧?”

苏迈暗自心惊,只不过传说中的孟婆是个身形佝偻的老太太,而眼前的,看上去却是个年轻女子。

等到靠近时,苏迈心中一动,身形亦跟着停了下来。

“您,是……孟婆吗?”

苏迈嚅嚅地问了句。

“孟婆?”那女子亦未料到会有人来,听到苏迈之言,转过身来,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孟婆是黄泉之上的引路人,怎会在此?”女子皱了皱眉,轻回了一句。

“这,这不是黄泉路吗?”苏迈闻言,面色一动,急问道。

“哦,你以为自己死了啊?”那女子轻笑一声,复问道。

“难道不是?”

苏迈复又朝自身望了望,这影子一样的身形,明明就像个魂灵,而且这灰白茫茫的诡异所在,怎么看也不像在人间。

“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但也不是黄泉路!”

那女子闻言一叹,幽幽回道。

“那是何处?”苏迈不解,三界之内,非人呆的地方,不是天上就是地下,难不成此地是仙界不成?

“这里啊,便是神魂寄居之所!”

“神魂寄居?”苏迈失声大叫,据他所知,在这神州界上,神魂离体,便是修为再高之人,亦凶险极大,一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在这水月镜天之中,虽不知那怪人如何做到,但这神魂寄居,他还真是闻所未闻。

顿了顿,苏迈突然反应过来,急又问道:“莫非,您便是那悲尘水中沉睡之人?”

“你知道悲尘水?”那女子略有些惊讶,抬起头,盯着苏迈,轻问道。

苏迈点了点头,便将那石室发生之事,略略说了下。

“你是说,他已然成了一具骷髅?”女子神情微变,声音有一丝异样。

“准确地说,他脑袋以下,皆是白骨!”苏迈不知该怎么形容这怪人的形貌,甚至于怀疑,既然这女子便是那棺中人,为何对那怪人的状况一无所知。

“生死有命,这又何苦呢!”那女子闻言,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句。

随后,便是深长的沉默。

苏迈弄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好默立一旁,静静等待。

许久,那女人复又抬起头,朝苏迈问了句。

“你是怎么到这来的?”

苏迈正暗自焦虑不已,闻言,忙将那人借丹田之事,说了出来。

“造孽啊!”女子又叹了一声,随后道:“这夺舍之事,委实伤天害理,我本是死了千年之人,如今亦不过一缕残魂而已,便是重生,亦无用处,又何苦再害人!”

“前辈,您是说,你在这儿,呆了千年?”苏迈不自觉朝四周望了望,小声问道。

那女子凄然一笑。

“不生不死,生不如死吧!”

苏迈黯然,若要他在这地方,呆上千年,还真不如死了。

“前辈,为何要呆在此处,这水月镜天之内,不是可以魂游物外吗?”苏迈想着那怪人神魂离体的异状,急又问道。

“你可知定魂之术?”那女人默然片刻,复又问道。

“先前在外头听说过!”

“被定魂之人,等于肉身和神魂分离,被禁锢在一空间之内,是离不开的。”

“莫非,便是此处?”苏迈一惊,急问道。

女子点点头,复又叹道:“在千年之前,我本就该死了,被泡在这悲尘水中才得以神魂不灭,后来不知他自何处学得这定魂之术,便将我安放于此,等待有朝一日,可重塑肉身,神肉结合而重生。”

“前辈,您的肉身……不是完好的么?”苏迈想着陆云奚之言,很是奇怪,这完好无损的肉身,还需要重塑么?

“我本是已死之人,这肉身早在千年前便已故去,想要复活,须得重生血肉才行!”那女人回了一句,随后却又道:“天道自有定数,强求不得,纵得复活,又有何用!”

“前辈,那我……,是不是也快死了?”苏迈想到自身处境,忙急问道。

“算是吧!”女子望了他一眼,淡然回道。

“哎……”苏迈深叹一气,面色灰暗,甚至绝望。

“你想回去?”女子突然问道。

“当然。”苏迈闻言,急道,若有可能,他自然不愿就此死去。

“我如今不过一残魂而已,便是想要帮你,亦无力为之!”女子摇摇头,看去很是无奈。

“那,可有甚办法?”苏迈身体前倾,急又问道。

“以你的修为,到如今地步,亦是回天无力!”女子叹道。

苏迈一听,似乎话里有话,忙又拱拱手,躬身说道:“还请前辈赐教!”

“我为何要帮你?”那女人突然反问道。

苏迈一听,顿时愕然。

是啊,这怪人行此夺舍之事,本就是为了救这女子,而如今她又有何理由,放弃重生的机会,来相救自己呢?

“前辈若有指示,但说无妨!”苏迈想了想,自己身上确实未有甚别人看得上的地方,只好硬着头皮回了句。

“我若助你,你亦得助我一回!”女子复道。

“助您?”

苏迈甚觉奇怪,她救了自己,便等于断了她的活路,又何以再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