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英雄

不管怎么样,她也不愿意看到温柔因为碎片的事情而心生负担,温柔本来对于这些一无所知,况且碎片的事情他本来也是无辜受害者。

“温柔,你才刚来,要不要再说会话?我来了天界之后可是一直惦记着你,你在房间那么倒霉,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来天界之后也没来得及好好问问你。”

温柔看了看洛雨涵,笑嘻嘻说道:“跟之前也没什么区别啊,虽然倒霉,但是日子也还过得去,后来就飞升了,不也跟你重逢了吗?那些事情也没什么好说的,好了,你好好休息吧!等你恢复过来,再提着那把暴躁的剑重新去杀那些魔族,相信魔主一定不是你的对手了!”

说罢便蹭到阿媚仙子身边嬉皮笑脸的说道:“我跟你一起走吧,他们两个整天腻腻歪歪的,我在这里活脱脱一个大灯泡,亮闪闪的,还是不要跟他们单独呆在一起!”

没心没肺的黏着阿媚仙子,跟从前也没什么区别,洛雨涵看着他这样,心中更是不忍让他知道真相,作为瘟神他已经倒霉透顶了。

“阿媚仙子……”洛雨涵欲言又止。

“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的!”阿媚仙子像是听不懂洛雨涵要说什么,一般带着温柔打开门走了出去,看着两个人靠得很近的背影,洛雨涵将想要说出的话,又重新咽了回去,事实上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温柔靠在阿媚仙子的身边,今日靠的格外近一些,甚至两个人的胳膊都隔着衣料挨住了,但是阿媚仙子却没有丝毫反感,也并没有躲闪,温柔就像个猥琐男一样黏着阿媚仙子,他甚至可以闻到来自身边的淡淡香味,这是阿媚仙子身上独有的香味。

闻着这醉人的香味,温柔心中却是百感交集,他猜测着阿媚仙子为何让他一同出来,也知道或许要跟他说些什么,但是两人一同走了几步,却还是没听到阿媚仙子开口。

说出来吧,直接了当的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就好了,这样他也不必再如此忐忑。

温柔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转头看阿媚仙子的侧脸,她美颜的面容依旧让自己心笙摇荡,温柔只这么一眼就看的几乎痴了,他连忙转过头去,这才反应过来阿媚仙子跟往常的不同,她今日意外的沉默,并且脸上没有那种温和的笑。

说出来吧……温柔心中不断呐喊着,他几乎要被自己心中憋着的想法逼疯,他固执的想要阿媚仙子单独亲口跟他说出那些事情,如果阿媚仙子想让他去死,然后将他身体里的碎片还给洛雨涵,那他也一定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只要……只要是她说的!

温柔不知道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卑微,但是看着阿媚仙子的脸,他似乎就能不顾一切,如果身边这个女人真的想要他去死,那他……一定不会有丝毫犹豫,甚至不会问为什么。

两人一同沉默走着,天界暂时在第三层结界建了落脚点,但是除了经过特殊处理的屋子之外,外面仍然魔气四溢,甚至温柔还可以闻到魔族讨厌的黑色血液的味道,魔族的尸体并未被特别处理过,新鲜的尸体扔在尸坑中,这一次天界神官和天兵的尸体倒是全部被送回了天界,若是天魔大战结束,那些尸体将全部被葬进群仙墓中。

温柔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若不是距离近,在黑色魔气中他甚至看不清阿媚仙子美艳的面容,脚下渐渐开始出现大批魔族爆炸时溅射的魔血,黑乎乎的全都黏在沙土里,温柔愣愣走着,突然踩到一个柔韧的东西,他心里一紧,低头仔细一看果然是低阶魔族的残肢,慌张之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还好有一只温暖的柔荑及时扶住了他的胳膊,温柔惊魂未定,又仔细看了看那胳膊,被魔血浸透已经外面已经完全是黑色了,因为魔族皮糙肉厚所以踩起来才会有柔韧的感觉,温柔没有杀过一个魔族,所以踩到残肢的时候才会大惊小怪,天魔大战的阴影一直留在他心中。

“没事吧?”温和而又略显冷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柔转头看到阿媚仙子正看着自己,只是脸上没有笑容,表情也莫名有些淡漠。

温柔急忙站好,他在阿媚仙子面前实在是太没用了,他是天界最弱的神官,无法保护阿媚仙子也无法与她一起并肩作战,甚至就连不在她面前出糗都做不到,想到这一点,温柔便觉得心中难言的尴尬,他是一个男人,但是在心爱的人面前却什么都做不了,阿媚仙子往常总是对他笑意吟吟,今日脸上却多了几分冷漠,想到自己偷听到的话……温柔顿时又觉得心中一痛。

“没事没事,就是……突然踩到吓了一跳,这里还到处都是残肢,不注意就会踩到,你也要小心一点。”温柔连忙站好摆了摆手,但是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心中便后悔起来,也就是他踩到魔族残肢会手足无措尖叫出声,天界哪怕是最弱的天兵都不会如此,更别提阿媚仙子这样的女中豪杰,若是她踩到残肢恐怕眼皮子都不会抬一下,她在天魔大战中杀魔族时同样潇洒又狠厉,怎么可能是那种踩到残肢就大惊小怪的女子呢?

果然阿媚仙子只是淡淡笑了一下,不可置否。

“其实也没那么害怕,说不定下次天魔大战的时候我也能杀魔族呢!虽然还没杀过人……啊不对,魔族也不是人……”温柔说着,试图让尴尬的气氛缓解一些,两个人之间此时总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尴尬。

阿媚仙子又是淡淡笑了笑却不发一言,温柔总觉得自己此刻说什么都不对,他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却像一个不懂事的小男孩一般,这让他感到格外的挫败,况且他心中还一直惦记着阿媚仙子可能会跟他说那件事,然后说服他去死。

空气再次陷入了难言的尴尬与沉默中,温柔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冷静了一下,硬着头皮问阿媚仙子:“你……心情不好吗?是不是天魔大战你也受伤了,当时我看到有好多魔族围着你,你把他们全都斩杀了,真是太厉害了!”

温柔夸张的夸赞着阿媚仙子,但是阿媚仙子脸上的表情却一成不变,淡淡的微笑之中似乎总藏着无数的心事。

“温柔,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需要用你的命来换魔主的命,你也知道,如果魔主死了,天魔大战魔族那边恐怕会士气大减,这一次天魔大战魔族派了十余万的魔族,是,这还远远不是魔族全部的数量,若是按照几千年前天魔大战的规模来看,下一次魔族恐怕会派出更多的低阶魔族和中阶魔族来,而天界神官和天兵死了便是死了,若是魔族不依不饶,进攻,那天界就很危险。”

阿媚仙子停下脚步,站在温柔的对面,两个人隔着黑色的魔气对望,阿媚仙子眼中有犹疑有试探,温柔当然知道她在试探什么,他的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儿,阿媚仙子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只是问的是如果。

“如果啊……”温柔低下头不敢看阿媚仙子的眼睛,他仔细的想了又想,然后抬起头盯着阿媚仙子明亮而又妩媚的眼睛嬉皮笑脸的说道:“我的命居然能够跟魔主的命相提并论,魔主可是魔族最厉害的大魔头呢,而我只是天界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神官而已,天魔大战之中,神官和天兵都死了不少,而我却只是当做后勤人员,好像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如果能够用我的命换了魔主的命,岂不是我可以被载入天界史册了?那我不就是大英雄了?真可以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那语气欢快的夸张,配合着一贯嬉皮笑脸的表情,阿媚仙子看不出他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她张了张口,本想说“或许你真的就是那个重要人物呢?”,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觉得这样说不妥,换了一种方式问温柔:“你为什么愿意?”

为什么愿意说实话,其实他心里是不愿意的,纵然他的命卑贱如蝼蚁如草芥一般,纵然他在人间一生倒霉飞升上天界之后,命运也没有好多少,纵然他在喜欢的女人面前如此卑微,但是想要活着却是人的本能,更何况他现在有了自己喜欢的人,尽管如此卑微的喜欢着,但却心中有了深深的牵挂,怎么会甘心就这样死去呢?

温柔心中悲哀的想着,但是脸上却故作轻松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倒也不是我愿意死,主要是天界那些神官和天兵哪个人的命不是命啊,他们在与魔族作战的时候杀红了眼,若是能够与魔主换命,他们肯定也是愿意的,再说了……魔主要是不死一直进攻天界的话,天界神官和天兵一直死亡,早晚还不是得轮到我嘛!我死晚死不都是还得死,若是能用我的一条小命换了魔主的命,岂不是赚大钱了!”

阿媚仙子安安静静的看着温柔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说着这些话,她心中忽然泛起了一种浓浓的无力感,她本来是想要跟温柔说关于他身世的问题以及洛雨涵与那个碎片的关系,但是看到温柔这个样子,她反而于心不忍。

其实温柔说的很对,谁的命不是命呢?凭什么他们要自私的要求温柔,用自己的命来换魔主的命,从而换来天界的安宁,当年百战尊用一百多位战神的性命换了天界几千年的安宁,然而天界最后却乌烟瘴气,她所做的一切是对是错呢?最后还是因为那一百多位战神而破坏了天魔结界,因果或许冥冥之中有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