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夫人的心意

只是在收陶氏礼物的时候,反应比乔氏的玉如意好上许多,老夫人还夸赞陶氏有心了,让乔氏有些下不来台。

说完贺寿的话后,乔氏坐下来,眼刀就往墨长决那边飞。

她仓促之下,只能准备玉如意这等东西了,这是因为什么?

还不是墨长决把她精心准备的礼物给套走了?

还是她花的钱呢!

为了填补这个窟窿,乔氏忍痛从自己陪嫁中拿了一大笔钱,她恨得牙痒痒,就等着寿宴献礼时发难。

世子殿下当没看见,施施然站起身,拱手道:“祖母大寿,孙儿不才,精心准备了一番,好歹寻了个极好的寿礼,想必祖母见了定会高兴。”

陆云瑶接过青云手中的礼盒,捧着沉甸甸的礼物,从墨长决身后走出。

走到老夫人跟前,陆云瑶还没打开盒子,身后就传来声音。

乔氏掐着还没打开礼物的时候,阴阳怪气大声发问,力图让厅中每一个角落的人都能听到。

几乎是不顾脸面,扯着嗓子喊了,因为宴厅真的很大。

也不枉她舍下脸面,这样一来,所有宾客听到声音,几乎都惊讶地看了过来。

“呦,世子何时为老夫人精心准备礼物了?我这个做母亲的都不晓得,该不会是将从我那里拿去品鉴的白玉观音像拿来,当做自己的心意,送给老夫人了吧?”

乔氏的眼睛盯在陆云瑶手中的盒子上,这盒子她都眼熟,就是放着观音像的那一个。

既然墨长决敢抢,她就敢冒着惹老夫人不悦的可能,当面揭破。

凭什么她自己花大价钱买的东西,便宜了世子,成全了他的一片孝心?

世子恐怕以为,她不敢在这种场合揭破,伤了侯府脸面,侯爷与老夫人也会不高兴。

可她气不过,拼着这些,也要揭破此事,不然她心里不舒坦,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定要让墨长决下不来台,让这么多宾客,也知道侯府世子是个怎样的人,自己没小心,抢了继母的礼物来孝敬祖母。

大晋重孝道,乔氏是他继母,碍着名声,生怕传出自己苛待世子的名声。

可老夫人是墨长决亲祖母,若是连老夫人寿宴都敢如此敷衍,这些人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了他。

这个世子之位坐不坐得下去还另说,朝上只要有人参平西侯府一本,他的世子就得被撸下来,更不用婚事了,到时候哪家敢嫁她?

乔氏之前还气愤着,转念却是将这些都想到了,想象着打开礼盒之后,老夫人看到果然是她说的那样,坐实了这件事,墨长决便会名声尽失,她快要忍不住笑出声。

这样一来,就算花了那么多钱,她也不心疼了,反正还是她送给老夫人的贺礼,还能打击世子,一箭双雕,其不痛快。

谁知墨长决却奇怪地看着她,“母亲在说什么,那白玉像不是早就给您送回去了么?”

乔氏隐秘的笑容僵在脸上。

见老夫人与侯爷都怀疑地看过来,她立刻反驳,“你说什么?不可能,那东西不是一直在你那里收着么?我派人去要了数次,你都拒不归还,便是想着今日借花献佛,将我寻来的礼物讨老夫人欢心。”

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乔氏指向陆云瑶,声音尖利。

“你那婢女手上拿着的不就是那尊白玉观音像,世子可不要空口就说是我污蔑。”

她起身往前走了两步,委屈道:“老夫人容禀,那白玉观音像原是妾身花了大力气寻来的,又以重金买下,毫无怨言,只想让老夫人开心,却被世子借花献佛,虽都是献给老夫人,世子与妾身献礼也无甚区别,但若是不让老夫人知晓此事,反倒显得妾身刚才的玉如意寒碜。”

“其实那只是世子抢走了妾身准备好的贺礼,仓促之下,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才只能如此。”

乔氏说的声泪俱下,直把自己描述成了一个孝心被继子随意践踏的可怜继母。

“原本老夫人大寿,妾身也不想饶了您的兴致,但见是世子如此嚣张,若是妾身不出来说明真相,怕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错。”

乔氏伤心道:“世子一向顽劣,也怪妾身性子柔和,又顾忌着是继母,不敢管的抬眼,这才将世子教成了这样。”

“如今世子这番,妾身也有错,妾身实在不想看着世子这样下去,如今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这些,只希望老夫人仁慈,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乔氏瞥了那盒子一眼,乖巧无比道:“至于这白玉观音像,是妾身精心准备的,今日就献给老夫人,希望老夫人开心。”

乔氏这一番唱念做打,声泪俱下,将一个慈母形象树立地格外饱满,将她的仁慈,挣扎,自责完全说了出来。

若不是知道真相,陆云瑶都快信了。

想必厅中宾客也是如此,都一脸隐晦地看热闹,哪还不明白这是侯夫人与世子不和,借着这个机会发难,端看平西侯府如何收场。

这要是真如侯夫人所想闹下去,世子得多大的没脸,世子是钦定的侯爵继承人,他出了这么大的糗,侯府也一损俱损。

老夫人在上首看得清楚明白,哪还不知道乔氏的想法,心里简直要闷出了火,她怎么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害世子的名声。

乔氏瞥了陆云瑶一脸,颐指气使道:“还不将礼盒打开,让老夫人看看本夫人的心意。”

陆云瑶没动,她恼羞成怒,便亲自伸手去碰。

“住手!”

同样两个字,却出自好几个人之口,乔氏被吓了一跳,手顿时缩了回去,觉得很是委屈。

墨长决不愿她揭破此事也就罢了,老夫人与侯爷竟然也都看着她,一脸怒容。

老夫人能想到的事情,墨燃怎会想不到,他虽然不喜世子顽劣叛逆,可那也是嫡妻给他生的嫡长子,小时他就亲自上折子,为他请立了世子。

世子便是侯府未来,乔氏吃错了什么药,在这种场合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