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东海神物 第七十四章普陀寺

“陆大人是如何看出这东西的用途的?难道陆大人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陈先生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觉得陆乘风能够看得出这个东西的用途并不是巧合,同样也不是因为陆乘风有多么高的能力,而是陆乘风很有可能见过这个东西,才会知道这个东西的用途。

毕竟他的实力要比陆乘风还要高一些,连他都没有察觉出来这个东西有任何的有用信息,陆乘风又是如何察觉出来的?

而且他活的年头都赶上陆乘风的两倍了,要说是阅历的话,他肯定是比陆乘风见识的更多。

当陈先生说完了话之后,王若曦也是一脸疑惑地盯着陆乘风。

陆乘风早就知道他们两个会这么问,只是面对对方的这个问题,他根本就不会和对方交代的,毕竟这非常本身就是陆乘风和庄毅驾驶的,之所以和他们合作,也只不过是为了借助他们的力量而已,可以给他们一些好处,但绝对不可能和他们分瓜真正的飞船。

并且这两艘飞船无论是哪一首对于路上放他们来说都十分的重要,更重要的是这两艘飞船一旦在这个世界被开发的话,能够对如今的这个社会产生巨大的冲击,甚至改变现有的格局和历史发展进程。

陆乘风知道这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也有可能是一件坏事,毕竟社会能够发展到怎样的程度,不是陆乘风和庄毅两个人能够掌控的,至少不适合拔苗助长式的社会发展。

最重要也是最让陆乘风在意的,不仅仅是因为非常对于这个世界的影响,更关乎着他和庄毅两个人的未来。

毕竟在这个没有任何现代科技的世界,他们空又着超前的本领却无法施展,若是他们能够成功找回飞船遗骸,哪怕是飞船残破不堪,也不至于让他们在这个世界没落下去,至少他们可以从飞船之中得到许多高科技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飞船之上还有几艘飞梭,如果运气好的话,总有那么一两艘能够保存下来,而如果飞梭完好,只要有足够的动力,他们就可以通过飞梭来探寻这个世界,飞出这个世界的大气层前往太空之中。

虽然说以飞梭的能力无法支撑他们返回地球,但至少能够给他们提供更大的希望。

虽然说陆乘风和庄毅,认为金丹仙人不会是这个世界修行的巅峰,但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修行者能够达到金丹仙人之上的境界。

而且金丹仙人虽然说能够飞行,但却远远没有能够达到突破大气层的程度,最多也只不过是相当于寻常的飞机而已,而且在速度上无法和真正的飞机相比,距离突破大气层就更是差十万八千里,说不定金丹仙人之上的境界都无法存突破大气层。

因此对于陆乘风和庄毅两个人来说,找到飞船之上的飞梭,才是最切实可行的事情。

而庄毅当年也不是没有前往东海寻找飞船,但是却没有查询到飞船的下落。

虽然说当年很有可能有航海的人在海面上看到了飞船坠落的具体地点,但是这种人根本就无法在那种程度的灾难之下存活下来,即便是沿海地区都受到了非常大的波及,人们只能够大概确定一个方位,却无法锁定位置。

而此次又过了十几年之后,终于有渔民打捞出了和飞船有关的东西,这让陆乘风又重新看到了希望,只不过如今庄毅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事好消息。

不然的话有了庄毅的帮助,他们两个人说不定很快就能够找到飞船的遗骸了。

面对陈先生的提问,陆乘风只是笑了笑,并未做任何的回答。

看到陆乘风不愿意回答,而且故作高深的样子,当下便明白了这是属于陆乘风自己的秘密,他们虽然说如今关系还算不错,而且又是合作的事情,但这种事情显然在合作的范围之外,而且涉及到了陆乘风的核心利益,陈先生也便没有再多问了。

这是陈先生对陆乘风的重视程度,又提高了一个等级,而陆乘风一方面是确实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而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自己显得更加的有底牌,有资本一些。

毕竟对于任何人来说,只有能够产生巨大价值的人,才是值得合作的对象,陆乘风给陈先生的就是自己的一个资本。

而这个资本是不依托于任何的外力的,包括朝廷和般若禅师。

陆乘风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陈先生,对于他来说,这东西虽然有一定的用处,但毕竟是北固楼发现的,而且这东西虽然有一些贵重,而且还残留着一些能量,但是破损到这个程度显然无法再继续安装回飞船之上了。

而且这个东西最多具备一些攻击力,对于陆乘风来说造不成任何的威胁,无论是从武力上还是科研价值上。

毕竟就如今的工业程度来说,陆乘风根本不会认为对方有能力去研究这么高科技的东西,除非他们科技文明能够提升几千年。

离开了地下室之后,陆乘风并没有和陈先生和王若曦一起,一来是因为他们北固楼肯定有内部的事情要探讨,他作为一个外人不方便在场,而另一方面是因为陆乘风还要前往普陀寺去拜见一下普陀寺的那位方丈。

虽然说北国楼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封锁了消息,而且他们也是秘密前来的,但只要他们有所行动,就必然会被别人给察觉到,而陆乘风要做的就是在别人察觉之前先完成自己的布局,使得自己这一方在应对起来的时候能够做到游刃有余。

而普陀寺就是其中一处关键的地方之一,虽然说普陀寺的这位方丈实力不行,但毕竟是一位筑基境的大修行者,多少能够抵抗一些敌人,而且普陀寺在舟山群岛有着非常大的威望。

如今已到了黑夜,陆乘风登上普陀山,眺望着远处的大海,完全就是黑暗一片,只有依稀的光亮偶尔闪烁一下,就像逐渐消失在夜空之中的星星一样。

但是夜空之上的星星却显得更加的明亮,而且月亮也在慢慢地爬上夜空,在月亮的光辉的倾洒之下,整个世界仿佛又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芒之中,尽管很多事物都看得不真切,但以陆乘风筑基境大修行在的目光,却能够几乎不受太大的影响。

而且佛门之中有天眼神通,能够使得修行者获得远超寻常人的视力,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功能,能够称得上是神通的,自然是非同一般。

不过陆乘风佛门功力不够,而且陆乘风更加侧重于修炼涅槃经,并未修炼出天眼神通来,不过像般若禅师,还有鹿门寺的方丈,以及戒律首座都修炼出了天眼神通。

整座普陀山并没有多高,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登上山会气喘吁吁,但对于陆乘风来说,也不过就是散步一般。

不过除了鹿门寺之中那几位修炼出来天眼神通之外,普陀寺的这位方丈同样也修炼出了天眼神通,这使得普陀寺方丈实力也要比寻常筑基境初期的大修行者强上一些。

而且因为方丈修炼出了天眼神通的缘故,在很远地方就已经发现了陆乘风这位筑基境大修行者的存在。

虽然说如今已经是深夜,但是在那九百九十九级台阶之上,陆乘风却是提前和这位远近闻名的方丈碰了面。

而且身为东道主,最近有很多的修行者都秘密地前往舟山群岛,又怎么弄能瞒得住这位在这里呆了数十年的方丈。

只不过陆乘风的出现让这位方丈感到有些震惊,毕竟陆乘风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所发现的第一位筑基境大修行者,而且陆乘风的实力还要在他之上。

尤其是在那么多来到舟山群岛的修行者之中,陆乘风是第一个上普陀山的。

尽管陆乘风同样能够隐匿自己的气息,但是在这位方丈天眼神通面前陆乘风可以说是无所遁形。

不过除此之外,陆乘风半妖的身份却并未被对方察觉起来,毕竟陆乘风的体内可是有着般若禅师的禁制,作为方丈,虽然拥有天眼神通,但是相对于般若禅师来说,却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

“不知施主来此有何贵干?”

但是我也放到在看到陆乘风的时候,也十分的震惊,他没有想到这天下,竟然还有人能够在这个年纪便踏入的筑基之境。

在此之前,他以为来者至少是一位中年男子,却不曾想还为其弱冠之年,毕竟陆乘风一直都只是束发,并未带冠。

陆乘风并未回答方丈话,只是从身上拿出了陛下交给他的令牌,这一份令牌足以证明他钦差大臣的身份。

在大梁王朝境内,钦差大臣可是有着极其大的权力,相当于天子亲巡。

虽然陆乘风并不是地方行政官员,但是钦差大臣的身份却可以对地方拥有管辖之权,再加上他手中的兵符,他可以说是已经掌控了东海附近的军政大权。

当方丈在看到陆乘风手段令牌之后,也是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竟然是金陵城来的,看来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朝廷已经知道了。

“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方丈,请。”